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人物 » 企业专访 » 正文

明阳智能:“知行合一”的御风之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04  来源:能源杂志  浏览次数:484  
核心提示:风电“抢装潮”过后,趋于饱和的国内市场恐难再上演装机“神话”,彼时预计“2017年国内风电装机将迎来明显复苏”,拐点却并未如约而至。
  风电“抢装潮”过后,趋于饱和的国内市场恐难再上演装机“神话”,彼时预计“2017年国内风电装机将迎来明显复苏”,拐点却并未如约而至。
  
  站在风电发展新的十字路口,告别了爆发增长期的风电会否迎来“寒冬”?“弃风限电”顽疾之下,如何开辟风电新蓝海?以空间换时间的低风速、“捡芝麻”的分散式风电、补贴焦虑催生的平价预期、智能化的未来畅想……风电行业漂亮的成绩单背后,难掩市场变化的暗潮汹涌。
  
  风格一向低调的明阳智能如何应对?近日,《能源》杂志记者与明阳智能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张启应深入探讨了风电的困局,以及海上风电新风口、智能化发展等议题,一窥将稳健路线奉为万能“法宝”,强调“知行合一”,脚踏实地做好技术研发的明阳智能,如何思考和研判风电产业的今天与未来。
  
  明阳智能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张启应
  
  《能源》:“抢装潮”过后,业界出现了业绩下滑的情况,有声音认为,风电发展或将迎来“低潮期”,您如何看待这一说法?明阳智能如何应对这一困局?
  
  张启应:
从长远来看,我对未来风电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但就目前情况而言,2018年,可能会出现大家所议论的情况,风电行业可能会处于一个相对低潮的时期,我们必须找到突破口,国家也必须要有支持新能源行业发展的决心。
  
  对于如何应对,明阳智能的突破口包括四个方面:第一,进一步加强内部精益管理,目前我们引入了汽车等其他行业的成功经验,在整个生产链条上逐步做到精益管理。第二,我们希望不仅明阳自己做到精益,我们还要与战略供应商和整个供应链达成共识,一起来面对“冬天”。
  
  第三,质量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质量过硬,意味着将来在运维上可以转换为实质上成本的大幅下降。以明阳智能的MySE机型为例,在技术方面,MySE机型最核心的理念是制造可与航天级可靠性相媲美的产品。这样做的作用是,从基因上和制造上保持可靠性。
  
  第四,推动技术创新、技术进步来降低成本。首先,举例来说,明阳智能MySE机型使发电机、齿轮箱成为一个综合的传动单元,重量更轻,而且可靠性非常好,这样的技术进步能够推动成本的下降。其次,通过先进的数字化、大数据的运用,让风机更“聪明”,降低运维的成本,“打更多的粮食”。
  
  《能源》:随着海上发电建设资本聚集、政策加码,在“十二五”期间未完成任务的海上风电或将成为一个新的风口,项目纷纷落地,同行也在跑马圈地,您如何看待海上风电未来发展?明阳智能将如何布局?
  
  张启应:
海上风电在中国是有挑战性的,首先,我国的风资源并不完美,除却台湾海峡、福建省等区域,其他海上资源与欧洲相比相对差一些,平均风速不高。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现在中国的海上风电终于启动了,并应该快速铺开,大步往上走。
  
  其次,中国的海床相对于欧洲、北海而言,要复杂得多,在勘探方面,对精准度提出了更为严苛的要求。最后,中国台风频发,而台风对海上风电而言挑战性无疑是非常巨大的。
  
  基于我国独特的海上特点,我认为直接拿欧洲的风机来用是行不通的,经济性会有所欠缺。中国的海上风电需要定制化的风机技术、定制化的设备,要积累丰富的经验,特别是在台风频发的区域,需要特别谨慎。
  
  出于经济性的考虑,海上风电将迎来“大风机”时代,明阳智能也已开始着手相关工作,并针对中国不同海上区域特点,推出“量体裁衣”的机型。
  
  明阳智能针对广东和福建等台风频发地区推出了5.5兆瓦,风轮直径达到155米的MySE半直驱混合驱动抗台风风机。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台湾海峡等高风速地区,明阳智能已经推出风轮直径达到158米的7兆瓦的机型。该机型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是目前全球容量最大抗台风型海上风电机组,真正代表了中国海上风电机组技术在全球的创新引领。而在长江以北,明阳智能将推出风轮直径达到180米以上的5.5兆瓦的机型。
  
  《能源》:有声音说我国海上风电发展速度过快,海上风电经验少、风险高,过快发展并不理性,您如何看待这一说法?
  
  张启应:
中国海上风电“十二五”规划500万,最后建了几十万,没有完成任务。从整个过程来看,我国海上风电的发展速度慢了,而不是快了。我始终认为,虽然我们可以等,可以慢慢做,但是机会不等人,自己不做,国外的厂商就会涌入。经过“十二五”,我国海上风电机组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因此,中国的海上风电想要发展,就不能“守株待兔”。用中国的航天事业类比,很多行业只给你一次机会,我比较倾向于把汽车和航天结合起来的方法用在风电上,让海上风电一次就成功。如果能够掌握行业的特点和方法,把该做的实验,比如零部件的实验、子系统的实验,整个系统的实验,结合仿真试验都做好,就能克服问题。另外,我认为,还要实现海上风机的一体化设计,从风资源分析到叶片设计,从控制策略到多体动力学分析,从塔架基础优化到经济性分析等等,想要实现风机稳定运行,这些环节的匹配度非常重要。明阳智能自主开发出了一体化、高效化、数字化的协同研发平台——MYPlatFormTM,可以有效解决机组一体化设计的问题。
  
  《能源》:风能正步入“数字化”时代,您如何看待数字化、智能化趋势?明阳智能是如何与数字化结合的?
  
  张启应:
我非常认同数字化、智能化的趋势,我们要“知行合一”,风电企业在探索大数据为何物时,不能等到理论成熟再去做,而是应该边做边摸索。
  
  明阳智能追求“融动自然,感知未来”,其宗旨是能够做到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基础上,将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化手段与全球领先的创新智能风机技术融合,在探索能源未知世界过程中,通过捕捉“天机”,实现了预知未来。
  
  明阳智能把人的思考方法通过程序的方式编入,同时设计了很多模型,能够做到让机组真正感知外界,并通过大数据的统计方法,在提升发电量的同时,降低度电成本。我们把在全国、包括在全球的风机接入总部,把数据存储起来,进行数字化的分析,在运维方面真正实现了基于状态的运维。此外,针对不同风机以及同一台风机在复杂环境下的不同表现,通过大数据的归类、统计、分析的方法了解它的状态,及时发现问题。
  
  《能源》:未来风电发展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明阳智能将会有哪些颠覆性的突破?
  
  张启应:
风电发展的挑战主要是两个方面,其一是电网接纳风电的能力。其二是复杂的能源系统,我们不能将风电、光伏、水电等割裂开来,各种能源产业都有自己的利益。同时,我认为,国家表明发展好风电的决心是非常重要的。
  
  未来5年,我的预判是,叶片技术可能会有较大的突破,在新材料、新工艺、新翼型的运用上会更加智能,叶片将变得更加“聪明”。
  
  明阳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明阳的叶片大部分是自己研发、设计、制造的,同时与国外先进的机构联合研发,技术与世界同步。值得一提的是,明阳还针对复杂地形研制了分段叶片,可以自信地说,明阳已经掌握了分段叶片的技术。
  
  除了叶片,明阳智能的MySE系列大风机本身也是一个突破,MySE的半直驱技术可以使整个传动链的效率提高10%以上,在未来的5年,我想在这方面还会有进步。
  
  我认为真正伟大的企业要有决心和责任感,真正的突破,在于把创新做到“知行合一”。当风电发展到某一阶段时,需要摆脱模仿,为了实现一个目标踏踏实实地做,实现从无到有的突破,才是真正的创新。明阳智能未来将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做好各项技术研发工作。
 
 
[ 访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访人物
点击排行
 
 
关 闭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