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方风力发电网>访人物 >企业专访 > 多点发力 在海上打造“华润速度”——专访华润电力苍南1号海上风电项目总经理王辉

多点发力 在海上打造“华润速度”——专访华润电力苍南1号海上风电项目总经理王辉

2023-07-17 来源:中国电力报 浏览数:1001

2022年年底,我国第一个开工建设的平价海上风电项目——华润电力苍南1号海上风电项目(以下简称“苍南1号”)正式投产。从2022年5月11日正式开工,到当年年底正式投运,200天左右的时间内,“苍南1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拿出了“华润速度”。

  多点发力 在海上打造“华润速度”
  
  专访华润电力苍南1号海上风电项目总经理王辉
  
  风电作为一种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在实现“双碳”目标以及能源低碳转型的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其中,海上风电作为风电发展的重要领域,在“十四五”期间也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2022年年底,我国第一个开工建设的平价海上风电项目——华润电力苍南1号海上风电项目(以下简称“苍南1号”)正式投产。从2022年5月11日正式开工,到当年年底正式投运,200天左右的时间内,“苍南1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拿出了“华润速度”。
  
  近日,《中国电力报》关注到了此片海域上的“华润故事”,采访到了其幕后的打造者、华润电力苍南1号海上风电项目总经理王辉,请他来讲述该项目建设过程中背后的故事。
  
  未雨绸缪 实现当年开工、当年投产
  笔者:请您简单介绍“苍南一号”项目的整体情况。为了保障项目的顺利开工,我们的团队在项目前期做出了哪些努力?
  
  王辉:“苍南1号”场址位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东部海域,场区中心点离岸距离约26千米,共设有风机49台,总装机容量为40万千瓦。
  
  “苍南1号”是华润集团首个国内海上风电项目。彼时,对于海上风电建设的各方面经验,华润集团都几乎为零,项目能不能顺利建成、建成后运营效果如何、收益率如何……这些问题在当时来说都是未知数。也正是因为上述种种原因,该项目于2019年12月17日被核准后,曾一度处于暂停状态。
  王辉 华润电力苍南1号海上风电项目总经理
  
  2021年,为了促使该项目重启,同时也为了弥补华润集团在海上风电项目建设中的经验不足,华润电力组建了由建设部、采购部、技术研究院和项目公司共同参与的调研工作组,从全国海上风电设备、施工、造价等多个维度开展了深入调研,涉及了江苏、浙江、福建、广东4个省份,11个在建海上风电项目,可以说充分借鉴和吸取了同行业海上风电项目建设全过程优质方案和管理经验,并进行了充分总结和分析。
  
  而调研内容可以说包罗万象,只要是和海上风电相关,我们都会进行细致的了解。大到行业发展前景,小到设备的招标采购、后期运维、项目具体环节、风机排布等等,最后共形成了大大小小数十份调研报告。
  
  这些调研报告不仅证明了“苍南1号”项目的可行性,也让我们在项目推进过程中,有了十足的经验去面对各种问题,同时也为华润集团今后其他海上风电项目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
  
  前期的另一方面准备,来自保障项目各项审批文件的及时办理。因为海上风电项目和陆上项目在审批环节有着很大区别,除了一些基础的核准要件外,相关的海上手续、陆上手续、电网手续都需要提前审批。为了遵循合法合规,依法建设的宗旨,保障前期各项手续的顺利落实,我们采用了“人盯人”的方式,即报告编制和相关审批环节,我们都会派专人全程紧盯,保证每个环节的顺畅。
  
  得益于我们不懈的努力,在各级主管部门的支持下,我们陆续取得了各项手续及批复文件几十项,并均在项目施工前办理完成,从而保障了项目的顺利推进。
  
  笔者:就像您刚刚提到的,“苍南1号”实现了当年开工、当年投产,那么在项目建设过程中,我们的团队克服了哪些困难,从而保障了工期的顺利推进?
  
  王辉:其实回顾整个项目过程,我认为“苍南1号”创造了很多奇迹。比如我们历时60天完成了49基沉桩工作、实现了单船单月沉桩21根……可以说在多个方面拿出了“华润速度”。
  不过,在项目推进过程中,遇到困难也在所难免。首先是来自气候方面的影响。因为“苍南1号”所处的海域情况较为复杂,项目所在区域为浙江省受台风影响概率最大的地区之一,场区127米高度年平均风速达8米每秒,且明浪暗涌较多,这些天气方面的因素均会对工期的顺利推进造成巨大的影响。
  
  其次,“苍南1号”项目所在的场区地基土表层以淤泥质土为主。其中淤泥质地层厚度为23至39米,持力层深度为63~76米,这些都为我们施工带来了一定困难。
  
  对此,一方面我们积极和气象部门做好联动,提前获取一手天气信息,现场工作人员轮值24小时待命,一旦天气符合条件,立即出海作业,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时间赛跑;另一方面,我们在技术上不断升级迭代,在保障安全的基础上,实现了在该片海域淤泥层的顺利施工。
  
  当然,为了保障项目的顺利推进,我认为可以从“人、财、物”三个维度具体展开。
  
  首先是“人”的因素。
  
  “苍南1号”的参建方除了华润集团外,还有施工单位、监理单位等等。由于参与方众多,我们商议确定了每日调度会制度,即当天计划的工作、碰到的问题都可以在调度会上进行充分讨论,从而保证了参建各方的及时沟通。同时,我们作为业主单位,在保证一体化管理的同时,秉承了“一家人”的概念,淡化甲方、乙方的观念。其实项目参与方虽然来自不同的企业,但是目标都是尽快将“苍南1号”建成投产,因此,在共同的目标下,我们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大家如何共同解决,而不是如何分责。此外,我们还通过党建交流等举措,进一步凝聚参建各方,让大家心往一处用、劲往一处使,从而攥指成拳,形成合力。


 
  其次是“财”的因素。
  
  资金是保障工程顺利推进的基础。对于该项目来说,一方面是华润集团给予了充分的支持,集团相关财务部门各方筹措,保证了项目资本金及时到位;另一方面,在国家支持新能源发展的大背景下,我们积极落实“赤道原则”、“碳减排”等绿色专项贷款,以低成本资金保障项目建设资金需求,为项目的顺利开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第三是“物”的因素。
  
  以工程建设过程中风机设备所需的单桩钢材为例,为了保证工期的顺利推进,我们安排了六家相关制造厂商同时生产,从而保证了49台风机相关设备的顺利交付。同时,一台风机包括的零件设备较多,且分布在全国多地。因此,去年以来,我们会派专人紧盯各个环节,在疫情防控要求的基础上,还保证了风机各设备按时到场。
  
  另外,海上风电项目对于船舶要求较高,且为了保障海上作业窗口期的尽量延长,我们会尽量选择排水量较大的船只。但是在此背景下,符合条件的船只数量就会骤然下降,加之还会出现设备和船只到场时间不一致的情况。因此在船只的准备上,我们尽可能地做到多方筹措,做好管理,提前锁定相应船只,在主体施工招标时,就将“主力船舶锁定和适用性分析” 作为主要评审因素。最终,我们锁定了“振华30”“华西5000”等国内优质船机,从而保证了在天气适宜、设备齐备后,可以有合适的船只出海作业。
  海上升压站吊装现场
  
  此外,除了上述提及的几个方面外,在项目过程中,领导层面也要靠前指挥,尤其在重大节点中,更要冲锋在前。比如在一项近3000吨设备的吊装过程中,我就和施工单位的总工程师等参建各方领导,两天一夜没歇地一直盯守在作业的第一线,让现场发生的问题可以及时得到处理,从而保证了重要节点的顺利推进。也正是整个项目团队的不舍昼夜,努力拼搏,才让“苍南1号”洁白的风叶如今可以在浙江海域随风转动。
  
  降本增效 完善新能源产业发展链条
  
  笔者:“苍南1号”是我国首个开工建设的平价海上风电项目,为了配合平价落地,我们的项目团队做出了哪些努力?该项目对于华润集团来说有何意义?
  
  王辉:对于平价海上风电项目来说,降本是首先需要实现的目标。同时“苍南1号”也是国内首个开工建设的平价海上风电项目,吸引了诸多业内的目光。该项目的顺利投产,也证明了平价时代海上风电的可行性,助力了我国海上风电的发展进程。
  
  其实降本的举措体现在了项目的方方面面。比如在进行风机招标时,我们提前优化招标方案,采用风机选型及基础设计整体方案招标,将风机设备和风机基础总造价作为主要评审因素,要求各风机厂提前与设计单位进行迭代计算和优化机位排布,促进了风机及基础的一体化设计,最终实现项目全单桩设计方案。同时,随着风机装机成本的下降,风机的加工成本也随之减少,加之我们选取了合适的招标时机,使得该部分整体支出减少了近二十亿元。
  
  在风机数量上我们也是做足了功课。“苍南1号”项目的整体装机是40万千瓦,最初我们计划设立77台风机。而经过我们的设计优化,在保证项目整体装机不变的情况下,我们将风机数量从77台减少到49台,同比可研方案减少风机台数28台,基础钢结构工程量减少7.1万吨。
  
  同时,我们不断优化单桩设计,做到“一机一方案”,实现每个环节精打细算,最终在该环节减少了近六、七千吨钢材的使用,按照市场上一吨钢材和加工费用约一万元的支出计算,该环节就为项目整体节省了六、七千万的支出。
  其实“苍南1号”对于华润集团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首先,该项目为华润集团进军海上风电项目积累了经验,做好了人才储备。通过该项目的磨炼,我们形成了一支业务素质较高的人才队伍,为今后华润集团旗下其他的风电项目奠定了基础。
  
  其次,该项目也成为华润集团进军海上风电产业的“入场券”。因为该项目的成功,华润集团今后也将更具资格同其他风电企业同台竞技,华润集团也由此正式从陆地走向海洋,在自己的能源发展版图上,增添了“海上风电”的字样。
  
  笔者:“苍南1号”未来又有何发展规划?您认为海上风电将有何发展前景?
  
  王辉:目前“苍南1号”已于2022年年底实现了全部风机的并网发电。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加强对项目后期运维的成本控制,保证项目的投资回报率,继续为华润在平价上网时代积累宝贵经验。
  
  面向未来,从央企社会责任角度出发,我们也计划和地方政府共同完善能源产业发展链条,吸引海上风电上下游企业共同在此区域落地生根,并进一步加强企地合作,推动企业和地方同进步,共繁荣。
  而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我认为在“双碳”目标的大背景下,海上风电产业具有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
  
  目前,海上风电产业正在逐渐向深海进军,那么深海区域海上风电生产的电力如何输送以及输送过程中如何减少损失等等都是需要考量的问题。在此背景下,在我看来,未来海上风电可以和海洋渔业以及制氢产业有机集合,让海上风机发出的电量可以就地转化为氢气。当然,这也需要氢能使用的进一步普及以及氢产业上下游的日臻成熟,比如亟需破解氢气的储、运、销和相关政策配套等问题。
  
  此外,除了像目前普通的海上风电安装模式外,海上漂浮式风电站我认为也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但是如何在海上浮动的情况让风机可以在各种受力中实现发电、在大规模应用后如何降本增效等等都是未来需要研究的问题。
 

标签:

风电
阅读上文 >> 《风能》对话| 风电“不可能三角”并非无解
阅读下文 >> 中国海油米立军:中国风电产业已成全球“引领者”,浮式风电是必须掌握的能源开发技术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www.eastwp.net/experts/show.php?itemid=31884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东方风力发电网

按分类浏览

点击排行

图文推荐

推荐访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