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东方风力发电网>看资讯 >活动动态 >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红杉中国投资合伙人李俊峰:双碳目标与风电发展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红杉中国投资合伙人李俊峰:双碳目标与风电发展

2022-08-04 来源:CWPC2022 浏览数:111

李俊峰:各位朋友,现在利用机会讲讲双碳目标和风电发展的问题。主要是讲三个内容: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红杉中国投资合伙人李俊峰
 
    李俊峰:各位朋友,现在利用机会讲讲双碳目标和风电发展的问题。主要是讲三个内容:

 第一,双碳目标对研究能源的人提出了什么要求。第二,双碳目标给风电提了什么要求。第三,风电行业如何为双碳目标服务,做好双碳的工作,我谈谈个人的看法。

 首先,双碳目标对能源行业的要求。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1992年达成了,那时候提出来下世纪末即现在2100年能够实现大气层温室气体浓度不发生变化,即450个PPM,那时候不叫碳中和,其实是碳中和的概念,浓度不再发生变化,意味着向大气中排放的温室气体和大自然温室气体相平衡,这时候浓度不发生变化。2015年正式提出来,碳中和的目标,即人为排放的温室气体和大自然吸收的温室气体相平衡。目前全球向大气层中排放的温室气体大体上是590多亿吨,大自然自身能吸收约占40%,剩下必须减排掉。接近600多亿吨温室气体中80%来自于化石能源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碳。而其他的不到20%的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大部分是自然的过程,很难进行减排。所以,全球温室气体减排的责任落在了能源身上。

去年11月1日,在英国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上,130个国家、地区、机构向全世界承诺了自己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包括中国是2060.美国、欧盟、日本等是2050.印度是2070.虽然大家的目标年份有差异,但差别不大,大家的措施主要是什么?即能源转型,用非化石能源或者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这里有一个差别,非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就差核电,这种差距不在于国内讨论的核电的安全问题、污染问题,就核电而言,并非所有的国家都可以自由获得核电技术,70年代伊拉克试图做一座核电站,以色列人飞行了三千多公里把它炸掉了。90年代朝鲜要做核电站,几个国家劝说,朝鲜放弃了核电站。所以,全球一致的目标基本上是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现在全球的能源消费是多少?大体上是200亿吨标准煤,到碳中和全球都是如此,大概80%的化石能源被替代掉,剩下20%,这是我国提出到碳中和化石能源替代80%以上的目标一致。双碳目标对能源的转型是用可再生能源或者非化石能源,但主要是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这是第一目标的总量,200多亿吨,80%替代掉160亿吨。

现在是多少?全球能源消费中大概只有15%左右到20%(不同国家有差别)是非化石能源。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国家完成一个目标,即化石能源占比80%到非化石能源占比80%的艰难的漫长的过程的转变,不谈转变过程的困难、问题和挑战,但我们要把数量放在这里,这是下一个话题讨论的问题。

风电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不谈全球,因为全球还没有太多数据研究到底如何事前该目标,但中国提出双碳目标要求之后,方方面面都做了详细研究,包括国家电网的研究院,也包括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清华大学等都做了相应的研究。中国到2060年如何实现双碳目标、能源转型,按照中央的目标要求是80%的非化石能源,由于非化石能源大部分都是电力。所以,非化石能源发电的占比到2060年要提高到90%以上才能实现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80%以上的目标。但是,非化石能源中的两大阻力,其中一个是水电,经过上百年的开发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水电的发电量是1万4千亿千瓦时,或者到1.5万亿千瓦时,依据每年的降雨量有所变化。大体上占总体发电量的15%左右,增长非常缓慢,并且已经到了峰值,或者接近峰值。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水电的增量已经难以支撑在整个发电的占比平衡的要求,更不用说增长了。核电面临着重重挑战,发展也非常困难,生物质能,我国2/3的国土是干旱、半干旱,乃至戈壁或荒漠地区,不适合种植大规模生物质能源来解决问题,重任在风光上。习总书记在2020年12月份,在一次国际峰会上提出来中国到2030年风光发电装机要提高到12亿千瓦以上,去年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开会时讨论,要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都是将风光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该位置有多重要?用数字来说话,几乎国内国际上所有的研究机构所谈到的2060年碳中和的中国的电量总需求大体是16万亿千瓦时,其中60%是风光,大体上有10万亿千瓦时的发电量来自于风力发电和光发电。风光均分责任的时候,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分别提供5万亿千瓦时,要增长6倍或者7倍,风电的发电装机从现在3亿千瓦增加到20亿千瓦以上,甚至更多才能完成任务。我们的努力还远远不够,因为现在占比很低,风电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大概8%多,光伏4点多,两个加起来不到13%,水电15%,我们接近水电了。但在未来要担任60%以上的责任,所以,道路非常漫长,任务也非常艰巨,不仅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还要解决全球的问题。大家都在讨论能源安全,特别是俄乌冲突后,能源安全的话题变得非常沉重,但在讨论解决方案的时候,不约而同都用在风光解决方案上,包括欧盟、美国,甚至包括澳大利亚。为什么?因为它是真正自主可控的,如果所有国家电力都来自于风光及其他可再生能源时,基本上不会受到中断的威胁、价格的制约等各种因素。

第三个话题,我们如何才能实现需求?

中国有一个庞大的市场,全球也是如果的要求,美国、欧盟在内都是到2035年左右实现电力系统的近零排放,构建可再生能源或非化石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实现电力系统的零排放,进而实现能源的转型和碳中和的目标。大家都需要通过装备制造,特别是风机和光伏发电装备来解决问题。我们面对的任务不仅仅是为中国,同时为全球提供转型的动力,中国的制造业在过去二十多年间为全球能源转型做出了重大贡献。在2002年、2003年刚刚开始做风力发电规模化生产时,一个千瓦的造价超过了一万,现在降到不到三千块钱,甚至更低。光伏的下降更快,那时候光伏每瓦大概10美元,现在也降到每瓦两三块钱的水平,并且成本都在大幅度下降,不仅支撑了中国的能源转型,也支持了全球的能源转型。去年全球风光发电占比已经超过了10%,并且有三个国家超过了40%,有20个国家超过了20%。我们经常讲,我们做得很好,很快,但是,增长最快的不是我们,有三个国家,一个是荷兰,在过去三年里风光发电的占比主要是风电从3%增加到了12%,三年增加了9个百分点。大家会说他们是发达国家,还有一个是发展中国家越南,从2019年到2021年风光发电占比提高了9个百分点,平均每年3个百分点,我们发展很快,从2006年算起到现在增加12个百分点,用了16年时间平均每年不到一个百分点。我们必须要努力,因为中国的碳达峰也好,碳中和也好,寄希望于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但我们还不能满足转型的要求。国家在“十三五”明确提出来,新增能源主要由非化石能源满足,由于核电发展受阻,所以将希望主要放在可再生能源身上。所以国家能源局今年调整了这种说法,即新增的发电量中有50%以上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发电,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电力增长仍然非常强劲,风光的发电增量还没有那么快。所以中央提出来,化石能源的有序退出要和新能源稳定可靠的供应相适应。换句话说,风光的发展速度特别是增量部分还无法满足新的能源增加的要求,更不要说化石能源的有序退出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还必须加倍努力,同时我们应该胸怀天下。

我们应该想到这点,中国是一个世界大国,只有世界是安全的,中国才是安全的。世界的能源是安全的,中国的能源才是安全的。所以,我们的装备制造业不仅要满足我们对能源转型的要求,同时也要为全球能源转型提供我们的力量,就像光伏一样,我们已经为全球产业链提供了80%以上强大的供应能力,风电行业应该向光伏学习,用5到10年的时间达到这样的水平,不仅为中国的能源转型,同时也为全球能源转型做出我们的贡献。谢谢各位!我的发言到此结束。(文章内容来自于现场速记,未经本人审核)

 
 
阅读上文 >> 祝贺!众城卓越入选2021年深圳市专精特新企业!
阅读下文 >> 王则:复合材料行业如何应对碳中和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www.eastwp.net/news/show.php?itemid=65746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东方风力发电网

按分类浏览

点击排行

图文推荐

推荐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