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风电“教父”谈未来海上风电_名家访谈_访人物_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人物 » 名家访谈 » 正文

丹麦风电“教父”谈未来海上风电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31   来源:《风能》杂志  浏览次数:1230

    二、尊重创新与挑战:

《风能》: 中国海上风电正朝着规模化发展, 同时也面临着一些风险,欧洲有哪些经验值得分 享给中国?

Stiesdal : 好问题!我有几点主要的观察 :

     最重要的因素是框架条件需要清晰、可预期。 需要明确如何完成项目核准、如何并网、如何确保长期收益(无论是固定电价还是长期购电协议,或其 他电价形式)。

    整个体系(监管机构、设计院、认证机构、开发商等) 应该积极看待创新,避免在设计或认证要求等方面过于 保守。

    同时,执行项目的主体(风电机组整机商、配套设 施制造商、吊装施工单位等)应保持对挑战的尊重!

    最后,寻求与经验丰富的开发商和拥有可靠海上风 电运行业绩的其他参与者(施工单位、咨询机构,或许 还有供应商)进行合作,是比较直接能够获得欧洲经验 的方式。


《风能》: 具体哪种合作方式更有帮助?
Stiesdal : 与一到两家欧洲海上风电机组制造商合作会很有帮助。西门子-歌美飒已经与上海电气在合作, 我不知道三菱重工-维斯塔斯对这类合作是否感兴趣。 因此,对中国开发商来说,更容易的方式是与 Ørsted、Innogy、Vattenfall、CIP 等经验丰富的海上风电企业 合作。


《风能》: 中国海上风电在急速前进的同时,如何实 现高质量发展?欧洲海上风电发展过程中有没有类似的 担忧和问题?

Stiesdal : 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我们来看欧洲海上风电的几个典型项目(见下图)。



    其中4#项目(Horns Rev)是一个真正灾难性的项目——所有的机组不得不被拆卸,运回岸边,翻新之后再重新吊装。6#项目(Arklow Bank)也是一个半灾难性的项目,导致供应商在接下来的十余年里淡出海上风电领域。

    回想起来,欧洲海上风电经历了较长的发展 周期并因此受益,从试点项目到第一批真正大型的海上风电项目历时20年。这期间出现了一些灾难性项目,不过这些项目都被同级别的成功项目所弥补。另外,这些灾难性项目得以补救,并且所有出问题的机组被修复后都已稳定运行了10多年。 欧洲海上风电在配套设施方面也犯过错误,例如腐蚀问题、海缆破损问题等,不像现在这么坚固。

    很显然,中国在经历类似的发展周期,不过节奏更快,从2010年第一个海上风电项目到现在一批真正大型的海上风电项目,花的差不多只是欧洲的一半时间,这肯定是更加冒险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现在已经有很多欧洲经验可以借鉴,可以帮助消减风险。大型供应商也今非昔比了,现在有更多的公司活跃在海上风电领域,中国也可以得益于此。

    我为欧洲经验感到很欣慰,所有的问题都得到妥善解决,所有的机组基本上都在以较高的可利用率运转着。我也有信心中国海上风电市场可以运行得很好。

 1   2   3   
 
关键词: Sties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