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方风力发电网>访人物 >名家访谈 > 专访国家气候战略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碳中和本质是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依赖的过程

专访国家气候战略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碳中和本质是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依赖的过程

2023-08-0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作者:李彪 浏览数:551

8月5日,以“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擘画绿水青山美丽中国”为主题的“美丽中国百人论坛2023年会”在四川省成都市举办,论坛主席、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致辞时如是说。

  “在绿色转型方面,我国成为全球能耗强度降低最快的国家之一,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碳市场和清洁发电体系。”
 
  8月5日,以“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擘画绿水青山美丽中国”为主题的“美丽中国百人论坛2023年会”在四川省成都市举办,论坛主席、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致辞时如是说。
 
  黄润秋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美丽中国建设迈出重大步伐。在环境质量方面,我国成为全球空气质量改善最快的国家。成都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从132天增加至299天,PM2.5浓度累计下降58%;在生态保护方面,我国在世界上率先实现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双减少”,成为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多最快和人工造林面积最大的国家。
 
  在大会现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碳中和、气候变化成为诸多专家讨论的焦点。
 
  论坛召开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对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李俊峰进行了专访,并请他就碳减排现状、碳交易市场的未来发展等问题作出了详解。
 
  风电光伏发电占比近年不断创出新高
 
  NBD: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电力保供以煤炭作为压舱石。在能源转型时期,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李俊峰: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煤电起到了压舱石作用,但也要看到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进步。
 
  今年上半年,风电光伏发电量约达到7300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的比重达到约17%。在近两年半时间里,这一数字差不多提高了6个百分点,比重不断创出新高。
 
  换句话说,我国能源领域近年已明显减少了对煤炭的依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也展示出我国在减碳过程中间实现减污、扩绿、增长等多重目标的成果。要在增长的前提下实现减碳,这体现出一个非常重要的平衡关系。
 
  我国实现现代化的任务非常重要,发展是第一要务,但在“十四五”期间,我国努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在能源转型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成就,这是非常重要的。
 
  NBD:电力行业是我国碳排放大户,有专家认为电力行业碳减排任务会比较艰巨,对此您怎么看?
 
  李俊峰:就像前面所说,我国风电光伏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比例,在两年半的时间增加了超过6个百分点,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今年上半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占比达到50.9%,已经超过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了。
 
  外界注意到,我国电源结构优化调整步伐正在加快,2022年全国非化石能源发电量31443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36.2%。也就是说超过1/3的电是零碳电力。
 
  与此同时,去年我国新能源新增发电量占全口径新增发电量的70%,成为我国新增发电量的主体,尤其主要来自风电、光伏,这是值得关注的。
 
  要知道,我国不像欧洲、美国等地区发电量已经平衡,用电量甚至还出现下降,我国发电量仍在持续增长,所以在发展的过程中解决降碳问题,是中国遇到的一个难题。
 
  NBD:怎么才能让化石能源的有序退出跟新能源的稳定可靠供应相适应?
 
  李俊峰:中央提出,化石能源的有序退出,要与新能源的稳定安全可靠的供应相适应,“先立后破”和“破立并举”都十分重要。这一过程中,必须“立”字当头,这个“立”就是增加。化石能源的退出要和新能源供应的增加相适应,增加得多,才能退得多;有效的增加,才能安全的退出。
 
  所以,包括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都做了机制安排,《2023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明确,2023年风光装机增加1.6亿千瓦左右,每年利用小时数平均约2000小时,差不多就是发3200亿度电,这就为化石能源的有序退出奠定了一个重要的基础。
 
  我国能源结构改变需发展和创新并举
 
  NBD:对于设计合理的碳税,您觉得应该监管政策先行还是企业先行?
 
  李俊峰:需要制度先行。不论是碳市场、碳税制,必须是制度先行,企业是按照制度来办事,企业不可能先行。
 
  比如全国碳市场上线初期只有电力企业参与交易,其他行业还没纳入,这些领域的企业想和谁交易?如何交易?所以不论是碳税还是碳市场,必须制度先行,要先建立制度。
 
  NBD:发展碳市场对于目前日益严峻的气候问题有什么作用?
 
  李俊峰:建设全国碳市场是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一项重大制度创新,能够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发挥重要作用。国家碳排放权交易制度的建立,就是希望通过市场机制来解决减排的问题,有些企业减排成本比较高,有些企业减排成本相对较低,所以减排成本比较低的可以多参与减排;减排成本比较高的,可以通过市场交易去购买配额,从总体上降低碳排放的成本。
 
  NBD:您认为我国要做好碳中和,下一个阶段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李俊峰:我一直认为,碳中和的本质是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依赖的过程,发展和创新并举才能让我国能源结构真正改变。
 
  发展是指要有总量的增加,满足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所带来电量的持续增长。创新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技术本身的创新问题;二是技术要通过市场规则商业化,也就是机制创新来实现。同时,还要对传统的系统进行改造。这里所说“传统的系统”不仅指能源系统,包括生产系统和消费系统的变革,前者是非化石能源总量和比重的不断提高,后者需要大幅度提高能源效率,降低GDP的能源强度水平。
 
  比如,我国GDP和欧盟差不多,但我国单位GDP碳强度大约是欧盟的3倍多,所以我国传统行业的技术进步也是非常重要的。
 
  如今,我国传统行业技术进步遇到的挑战,既有习惯的问题,也有资源禀赋的问题,最关键的是制度安排。
 
  对于节能减排来说,企业是落实国家政策的一大主体。只有企业生产的电力是低碳的,生产的汽车是低碳的,生产的住宅是低碳的,消费者才能真正消费得起低碳产品,享受低碳服务。
 
  从这个意义上讲,只有所有企业实现了碳达峰、碳中和,整个社会才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让降碳作为企业的自觉行动,必须做好机制方面的安排。
 

标签:

风电 李俊峰
阅读上文 >> 《风能》对话|张晓朝:风电产业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
阅读下文 >> 章建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筑牢保密工作防线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www.eastwp.net/experts/show.php?itemid=31887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东方风力发电网

按分类浏览

点击排行

图文推荐

推荐访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