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商学院 » 企业管理 » 正文

阿米巴资本王东晖:我为什么总能够投中独角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20  浏览次数:204  
核心提示:见到王东晖,姜文和《阳光灿烂的日子》便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见到王东晖,姜文和《阳光灿烂的日子》便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王东晖生于1970年,比姜文小七岁。《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人物风华正茂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不过,他们都是大院子弟,是一个个理想主义者。后来,他们一起经历了拨乱反正、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价格双轨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逐步确立。
  
  从王东晖身上,依然能够看到那个年代的印记。他的每一次选择,从出国到回国,从乙方到甲方再到如今的资方,都有使命感的影子。在部队大院里长大,集体主义赋予其先天的优越感和使命感。很小的时候,他便开始思考人生的价值。
  
  创建阿米巴资本,便是他的一次理想主义的实验。
  
  2011年,王东晖和赵鸿、李治国一起创建了阿米巴资本。成立至今,投资项目超过100家,其中包括蘑菇街、快的打车、威马汽车、聚水潭、立刻出行、二维火、晓羊教育、乐言科技、51赞、传课、阿拉丁等明星项目。“早期,我们用很少的钱就可以去撬动一个行业、一个未来,能够资助最牛的创业者去实现他们的梦想。这件事本身就具有一个非常大的意义。”
  
  一、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四次选择
  
  初见王东晖是在一个初夏的上午,他一身休闲装,脚踩半拖鞋,头发灰白且乱,没有一丁点VC西装革履的标配。这倒符合他对自己的定位:我是一个非常独立、不追求主流的人。
  
  独立、不追求主流的背后是这个人极具自信和安全感。王东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从来就没有过不安全感。这和成长环境相关。他生于、长于部队大院,部队大院是“一个特别集体主义、特别安全、特别有相对归属感和纪律性的环境”。
  
  安全感给了他做梦的翅膀,“我从小就在想怎么过一个我想要的人生”。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追问变成了“所做的事情有无价值,对社会有什么贡献”。青春期,他也叛逆过,不喜欢当兵,不愿意被禁锢,讨厌一切泯灭个性的东西。但正是他极力回避的军队,为其性格注入了底色,比如说使命感,想以一己之力改变些什么。
  
  以上便是王东晖性格的介绍,也是解开他四次转折的性格钥匙。
  
  王东晖的第一次转折,是出国留学,而且还是去学工商管理。家里人对他决定非常不理解,一是他放弃了一个能够发财的工作(i黑马注:后来,他的同事也果然发了财),二是当时中国的营商环境非常差,学了商科也无用武之地。
  
  “我从骨子里不赞同那份工作赚钱的方式”,“我知道中国的商业环境差,所以才想去学习先进的东西,改变它”,时隔多年,王东晖如是回应。
  
  毕业(1997年)后,王东晖回到北京,加入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这是第二次转折。“为什么做会计师呢?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技能和语言体系,你必须对数字很敏感,了解数字背后的故事、了解企业的数字、了解企业的运营,你才能知道一家企业或整个经济生态发生的这些事情。”
  
  这段工作经历,让做投资的王东晖受益匪浅。比如,和早期公司聊数据,他会以提问的方式帮助创业者发掘数据背后的真实问题。他认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必须具备强大的量化能力,能够为公司的发展建立模型。“如此,你能够预见到或想象到很多东西,这很重要。”
  
  2005年,四大的工作不能给其更多的挑战。他,决定离职,加入到一家创业公司里去做CFO。王东晖把第三次转折形容为一次冒险。“作为乙方,你不必承担风险,会计师行业首先回避的就是风险,是一个君子动嘴、不动手的行业。”王东晖觉得自己需要改变,而改变从承担风险开始。
  
  金山,是他冒险的第一站。
  
  金山,符合他的条件:企业扎实、创始人价值观要正、有做CFO的机会。求伯君、雷军以及金山最早的创始人张旋龙,都对王东晖产生了烙印般的影响。“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这些东西都是烙印级别的,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至今,我都觉得能与他们一起共事是我的幸运”。
  
  在王东晖看来,求伯君极具创意,是一个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人。他的脑洞大开,让金山做出了WPS、金山游戏。和求伯君不同,雷军是一个强驱动的人。这个驱动是一定要做特别大的事情,要对社会有特别大的贡献。在采访中,他用“特别不屈不挠”、“长跑高手”、“坚韧”、“勤奋”、“精明”等词语形容雷军。
  
  王东晖认为,他们给自己打了个样,用亲身经历告诉他,“需要有一个相信,要有一个信仰级别的东西,要相信这个东西。”
  
  比如说,雷军的相信是智能手机。王东晖觉得“这很重要”,“我们投资了很多项目,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投了很多别人不信、不屑的项目,最后它们都成功了。相信,对我很重要。这是早期投资区别其它的核心所在。”
  
  2011年,王东晖和赵鸿、李治国在一起创办了阿米巴资本。一年之前,他向求伯君、雷军表达了离职、做投资的意向。雷军,还把他叫到办公室里,讲了一些投资逻辑,“靠这几招,我受益了很长一段时间”。
  
  离职的原因无它,四十岁的王东晖,想自己操盘一家企业。他发现职业经理人的角色你是一个阿姨、保姆或者管家,无法真正意义上改变一家企业。作为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可以将自己的好恶投射到阿米巴资本上,为其注入时代感和使命感,“我们要做一个独角兽工场,投出很多牛逼的公司。”
  
  二、阿米巴资本
  
  在采访中,谈到了一次次的转变,王东晖觉得自己很幸运。无论是回国,还是加入金山、创办阿米巴资本,他几乎踩对了所有时间点。比如说,创办阿米巴资本的2011年,正处于移动互联网的萌芽期。
  
  他,把原因归结为“运气好”。他认为好运气建立在掌握规律的基础上。在好的规律里做事情,好运气会一直持续下去,能够在对的时间点做正确的事情。“最重要的东西,都是时代给我的。”
  
  是的,时代也让他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如今的搭档——赵鸿。
  
  据王东晖回忆,两人相识于1998年,两个年轻人兴趣相投,“在很短的时间内,变成了好朋友”。2000年,赵鸿离开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去了阿里巴巴。不过,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隔断时间,就会聚一下,喝酒吃饭,侃大山”。
  
  2010年下半年,一次聚会中,两人都谈到了离开。王东晖,用商量的口吻向赵鸿提议:要不,咱俩人一起干个事吧?
  
  这个“事”,是天使投资。后来,李治国加入了他们。对于做早期投资,王东晖显得很有底气。“我们是从互联网里出来的。我们有一些核心的人脉圈子。我们要比其他人更接近创业者。更重要的是,经历让我们能够假设行业的趋势。我们会相信它,这个是我们的能力。”
  
  2011年3月以后,三人陆陆续续投资了7个项目。“我们第一个会是在上海浦东的酒店会议室开的,决定把钱放在一起投资”。5月,王东晖、赵鸿、李治国及几位超一线的互联网企业家一起凑了笔钱,建立了第一只基金。他们把之前的7个项目转到了基金里面。
  
  王东晖和赵鸿的合作,一直延续至今。现在,两人天天通电话,一个月见一次面。因为熟悉,工作效率特别高。“很多事情上,我们能够很快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当然,也有分歧,也会争吵,我们积极沟通,努力说服对方,从来没有怕对方有什么特别不好的感受。争吵是一件好事情。”
  
  他们相信,合伙人制是一个好机制。因为每个人都有能力边界。而两个人,可以互补对方的短板。“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自己能力的缺失。其次,在协商过程中,要充分包容,合力找到一个最好的决策和判断。”
 
 
[ 商学院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商学院
点击排行
 
 
关 闭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