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封面专题:是时候把煤炭送进历史了_行业分析_聊市场_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聊市场 » 行业分析 » 正文

 《经济学人》封面专题:是时候把煤炭送进历史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1-09   来源:风能专委会CWEA  浏览次数:432
核心提示:2020年末,恰逢《巴黎协定》签署5周年之际,《经济学人》杂志发布封面文章,标题为《是时候把煤炭送进历史了》(Making coal history)。进入2020年,全球反对煤炭等化石能源的声音似乎被新冠疫情和各种政治事件所掩盖,直到12月份,气候雄心峰会即将召开, 以及下半年全球各国和诸多企业相继宣布实现净零排放或“碳中和”气候目标,《经济学人》重磅封面标题文章,才又重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回来,让我们审视化石能源和清洁能源的重大话题。
  2020年末,恰逢《巴黎协定》签署5周年之际,《经济学人》杂志发布封面文章,标题为《是时候把煤炭送进历史了》(Making coal history)。进入2020年,全球反对煤炭等化石能源的声音似乎被新冠疫情和各种政治事件所掩盖,直到12月份,气候雄心峰会即将召开, 以及下半年全球各国和诸多企业相继宣布实现净零排放或“碳中和”气候目标,《经济学人》重磅封面标题文章,才又重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回来,让我们审视化石能源和清洁能源的重大话题。
  
  
  《是时候把煤炭送进历史了》
  
  将一块燃烧的煤炭放入密封的罩杯中,它的结果只能是自己熄灭。
  
  当富裕的西方国家竞相庆祝煤炭的式微时,他们是否想过,亚洲国家该如何步欧洲的后尘?
  
  全球各地,人们对煤炭的情绪,一直在变化中。在中国,2020年已正式宣布努力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气候目标。在美国,相信乔·拜登会将美国拉回到五年前通过的《巴黎协定》的轨道上。在金融市场,清洁能源企业风靡一时。2020年12月,电动汽车厂商特斯拉,将加入标准普尔500指数,无疑将成为该指数中最大的成员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煤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领域,已确确实实采取了行动。在美国和欧洲,自2009年以来,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源——煤炭的消耗量已下降了34%。据政府间机构国际能源署(IEA)估计,全球煤炭的使用量将永远不会超过新冠疫情前的峰值。
  
  然而,煤炭仍然会占到为汽车、电网等各处供电的原始能源的27%。而且,与天然气和石油不同,煤炭所含碳高度密集,因此其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占到全部化石燃料每年碳排放总量的39%,数字令人震惊。想要使全球排放量下降得足够多、足够快,现在的关键任务是在西方国家减煤成功的基础上再加倍努力,并在亚洲重演一番。这殊非易事!
  
  煤炭的使用发源于工业革命。在西方富裕国家,煤炭在冶炼和锅炉燃烧的使用在上世纪30年代即已达到顶峰,并随着清洁燃料的使用而逐渐减少。最近,煤炭在西方国家的消费已然崩溃。例如,英国的最后一座燃煤发电厂有望在2022年彻底关闭。美国大型煤矿企业皮博迪能源公司警告说,该公司可能在五年内第二次破产。
  
  欧洲因为碳定价从而加速了煤炭的转型,但美国特朗普政府却以放松管制和政治支持的方式继续支持煤炭行业,即便如此,却仍难以抵挡煤炭的下降颓势。原因之一是当然是美国有更廉价的页岩气的竞争。而且税收抵免和补贴政策,大大促进了可再生能源的规模,从而更进一步降低了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彭博新能源财经表示,对于至少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而言,太阳能光伏电站和陆上风电已经是最便宜的新电力来源。由于煤炭面临更清洁的竞争者和更多监管的前景,全球各大银行和投资者正在逐渐远离煤炭,从而进一步增加了煤炭的融资成本。
  
  这是一场胜利,但仅仅是一场局部胜利。在过去的十年中,在欧洲反对煤炭的同时,亚洲的煤炭消费量反而增长了四分之一。现在亚洲占全球所有煤炭消费量的77%。仅中国就燃烧了其中三分之二强,其次是印度。煤炭在一些中等规模、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中占主导地位,如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等国家。
  
  如果目标是将全球温升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2°C以下,那么单纯等待亚洲不再使用煤炭可能无济于事。因为亚洲大量新的燃煤电厂仍在建造当中,许多已建成的电厂尚未完全投入使用,并且这些电厂未来还有数十年的使用寿命。期望“清洁燃煤”技术等解决方案也是不够的,主要通过碳捕获和存储技术来实现,这可能有助于处理如炼钢等工业用途产生的污染,但对于发电而言,这些技术显然过于昂贵。
  
  
  因此,亚洲国家需要有新的政策来尽快戒除燃煤习惯。目标应该是停止新建燃煤电厂,并淘汰现有燃煤电厂。一些国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采取了新的目标和禁令。菲律宾已经宣布暂停新工厂,日本和孟加拉国也在减缓建设速度。中国将于2021年发布“十四五计划”也可能会限制煤炭的使用。中国应将其煤炭使用上限设定为当前水平,以便其可以立即开始下降。
  
  要使目标可信,亚洲国家必须解决更深层次的问题。在欧洲和美国行之有效的策略在亚洲可走得更远,因为亚洲的采矿公司、发电厂、设备制造商和为它们提供资金的银行通常由国家控制。而利用价格信号来改变激励机制的市场力量和碳税却不那么有效。从政策上不愿去煤,具有很大的潜在风险,虽然煤炭经济可成为就业、债务、税收和出口的纽带。中国作为亚洲煤炭大国还在往其他国家出售矿山机械和建设燃煤电厂,另外也有个别地方依靠煤炭来获得收入,许多人自然会激烈地捍卫煤炭的地位。
  
  
  亚洲还有大量新建燃煤电厂,退役时间还很长
  
  应对地方煤炭游说活动的重要方案,是需要重新设计电力系统,使可再生能源能够公平竞争,使其激励措施能够真正发挥作用。由于天气多变,大多数可再生能源电力存在间歇性,因此,国家层面的智能电网有必要通过连接不同区域来缓解这一问题。亚洲太多的电力系统往往掩盖了市场所反馈的信号,因为它们被锁定在与煤炭公司的长期供应合同中,也因为它们充斥着不透明的补贴和限价问题。亟需消除这些问题,使市场和税收机制更好地运作,这将使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价格低于煤炭。
  
  另一个方案是要补偿失业者。从南威尔士和西弗吉尼亚州贫瘠的矿业城镇吸取的教训是,工作岗位减少会引发当地局势的紧张。印度最大的矿业公司印度煤炭公司(Coal India)拥有27万名工人。从中国山西省到印度贾坎德邦,这些地方的政府都将需要进行财政转移支付以帮助重新平衡经济结构。银行同样需要进行资本重组:中国有的国家放贷机构因煤炭问题,很有可能面临高达1万亿美元的风险。
  
  欧洲和美国的经验已经表明,煤炭的王者地位可以被推翻,但欧美国家不能成为旁观者,因为亚洲也在努力完成煤炭革命。煤炭为西方的发展提供了动力。2019年,印度人均煤炭消费量不及美国的一半。推翻煤炭符合亚洲的长远利益,但短期的政治和经济代价太大,以至于退煤行动可能过于缓慢。如果欧美的政客认真对待应对全球变暖的问题,他们必须更加努力地压制其他地方的煤炭。这包括兑现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先前承诺。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很快就可以比煤炭更便宜
  
  但最终责任还是要由亚洲自己来承担。好消息是,这样做确实也符合亚洲绝大多数国家的利益。亚洲的人民、基础设施和农业面临着气候变化导致的干旱、洪水、风暴和海平面上升说带来的风险。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渴望政府能够做出行动,迅速缓解令人窒息的大都市的空气污染情况。而可再生能源则更便宜,甚至可以在家里发电,也有助于推动工业领域的就业和创新。
  
  煤炭气数已尽!
  
  越早将煤炭关进博物馆和历史书中,对地球越有益。 CWEA
  
  来源:《经济学人》杂志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0/12/03/time-to-make-coal-history
  
  编译:风能专委会CWEA公众号
  
 




 
关键词: 风电 能源 碳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