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吉臻:西电东送不可持续,海上风电将成为必然选择_名家观点_访人物_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访人物 » 名家观点 » 正文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吉臻:西电东送不可持续,海上风电将成为必然选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9-07   来源:能见App  浏览次数:1434
核心提示: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吉臻出席大会,并发表题为《海上风电支撑我国能源转型发展思考》的主旨演讲。以下为发言全文:
        由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售电与综合能源服务分会)、中国国际商会、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海上风电分会联合主办的“2020中国新能源高峰论坛”于2020年9月6日-8日在盐城召开。能见App全程图文直播。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吉臻出席大会,并发表题为《海上风电支撑我国能源转型发展思考》的主旨演讲。以下为发言全文:
 
        刘吉臻:谢谢主持人。时间关系,我就直入主题。
 
        今天我在这里要和大家分享是关于海上风电支撑我国能源转型发展的一些思考。这也是基于我承担中国工程院重大战略咨询项目,关于海上风电与我国能源转型发展的战略的思考,也包括我们承担科技部面向2035的国家能源科技战略研究的一些内容。
 
        主要分三个问题。第一,我们一起简要地看一下中国能源在世界所处的地位。留下这么两个印象:一是在整个世界能源消费中,中国占了四分之一,2019年世界能源消费达201亿吨标准煤,我国能源消费总量48.6亿吨标准煤,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24.18%。美国、印度和日本分别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16.2%、5.8%和3.2%。全球能源消费净增量中,中国占比超过四分之三,美国和德国均创历史最大降幅。我国煤炭消费占世界一半。
 
        中国能源消费占世界四分之一,煤炭消费占世界二分之一。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能源变革、气候变化、环境污染的时候,中国却成为世界第一能源生产大国、消费大国、排放大国、污染大国。我们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需要担当大国责任。所以能源问题要从这一点上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预计未来,我们的能源需求还要增长,具体的数据我不多讲。习总书记在2014年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能源安全新战略,这是国策,是我们国家经过了深思熟虑以后所制定的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不是一个可做可不做的事情。
 
        根据我们在科技部面向2035的战略研究,制定了我们所提出的实现能源转型的战略思路,简要通俗地讲了三个问题,一是化石能源清洁化,二是清洁能源规模化,三是多种能源综合化。
 
        我们要走过一个比较长的绿色新能源比重上升、传统化石能源比重下降,多种能源(包括储能用能)综合高效利用的发展历程,以解决我们以煤为主、化石能源为主的问题,解决环境污染的问题,解决用能效率低下的问题。
 
        当然,也要解决能源安全的问题,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了73%,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超过了45%,这样的能源现状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是不安全的。所以这里面我们要把能源供给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因此,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解决我们在能源发展中科技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不能全依赖别人,最终要实现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还要有灵活、智能,重点任务要在煤炭领域、可再生能源领域、核能、智能电网、储能、氢能,以及节能和能源消费,还有油气一起联动。
 
        这是具体的目标,其中我们要注意两个数据,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要由2018年的14.4%,到2035年再增加10%,就是25%。电能在终端能源消费比重中,2018年是22%,和全世界的平均水平相比略低,到2035年再增加10%,甚至大家期待到2050年我们能否做到50%。
 
        谈了背景以后回到主题,谈一谈海上风电。
 
        我们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的电力生产大国,也包括风能、太阳能,这些成就非常值得骄傲。
 
        但这些年开发新能源主要是面向西部,再加上特高压。我这里只给一个结论,中国工程院对我国未来科技研究的咨询意见指出,仅靠西电东送,解决不了我们国家经济中心、东南部地区的能源供给问题,或者说西电东送不可持续。怎么办呢?我们就要形成由西电东送和分布式能源、就地能源,中东部自己找能源相结合的两条腿走路的方针。中东部地区的能源有没有可能呢?是完全可能的。其中海上风电将成为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一个必然选择。这里面关于资源就不多讲了,大家都很清楚,这些年我们已经看到了曙光,来了盐城以后我们感到很兴奋,盐城成为我们世界级的海上风电产能及制造业技术的中心。
 
        我们有着丰富的海上风电资源,我们是一个海洋大国,但是从历史老祖宗那里不善于走到海上去,只是守着陆地,海上风电的优势大家都很清楚,输电距离短,消纳方便,效率高,运行小时数有的甚至可以达到陆地风电的一倍以上。现在有人算帐,陆上风电造价便宜,为什么非要到海上?那里也不好做,其实这是短视的。陆地上面风电有那么多陆地吗?连输电通道都找不到。那么大的海洋资源怎么利用?运行小时,有的海上风电可以做到陆上风电的一倍。
 
        特别是东南部地区有一个非常好的优势,这是南方电网给的数据,我们在西电东送,特别是水电,到了冬季、春季是枯水期,电量少,到了夏季电量多,东南部正好相反。这两者曲线具有很好的互补性。
 
        这是我们的一些现状、规划,时间关系我就不多讲了。
 
        根据规划,到2035年,我们国家能够做到海上风电1.3亿千瓦。德国的能源署讲,2030年德国争取做到3千万千瓦,到时候3千万千瓦是中国的一个零头,我们要比他们还多一个亿。假如实现了这个目标,这个量就相当于这些年我们搞西电东送的总量,从东部搞出了一个西电东送,海电西送。这些年来,我们国家的能源格局就是两头,西电东送,海电西送。中东部地区怎么支撑呢?西电东送,海上风电,就地分布式新能源,我们还有本地的传统能源,火电、核电等等,这成为一个四足鼎力的中东部地区的格局。
 
        我们提出几点建议,根据课题的研究,作为这么大的战略性的世纪性的工程,我们缺乏宏观统筹和整体规划,尤其对海上风电资源还缺乏科学系统的勘测、评估,在电网的顶层设计、装备的研发,甚至技术的公关、海洋工程技术诸多方面有着很多瓶颈,有的很多,各自为政,也有的在技术上对外依赖度非常高。
 
        相应的建议,一个是要加快在国家层面上对海洋资源,海上风电资源加大勘测、评估力度,也包括培养这方面的专业科学技术的人才。
 
        风光规划我就不多讲了,特别是科技创新,一手要抓电量,抓规模,更重要的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一项一项地去突破这些关键核心技术,使得我们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不仅是一个海上风电大国,我们一定要成为一个海上风电科学技术的强国。历史的教训,这方面我们做的是不够的。
 
        政策扶持,这是一个行业的热点,各有各的说法。我个人的观点,很多还没有真正从战略的高度看到海上风电是什么,只是算眼前的经济账,我们认为无论你是设备的补贴,还是一次性的补贴,中央的补贴,地方的补贴,所有的补贴就是希望和支持一个对我们很重要的事情,让它成长起来,扶持它走上一个平价、低价,解决我们问题的事业,所以不能简单的算一个经济账。
 
        我们呼吁江苏、盐城站得更高,把这个问题解决得比其他地方是不是更好一些。
 
        我就汇报到这里,谢谢各位。        (发言根据速记整理,未经嘉宾审核)
 
 
关键词: 海上风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