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er Solutions战略部欧阳昕:新能源将为海洋经济提供更多机会_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看资讯 » 活动动态 » 正文

Aker Solutions战略部欧阳昕:新能源将为海洋经济提供更多机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0-24   来源:能见APP  浏览次数:132
核心提示:CWP2019进一步加强了大会的国际化特色,组织了20余场精彩论坛和各类活动。海上风电技术论坛(II)于10月23日下午召开。Aker Solutions战略部高级经理欧阳昕出席论坛并作主旨发言。
  2019年10月21-24日,2019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CWP2019)在北京隆重召开,大会主题“风电助力‘十四五’能源高质量发展:绿色、低碳、可持续”。自2008年首次在北京举办以来,已连续举办11届,成为北京金秋十月国内外风电行业争相参与的年度盛会。
  CWP2019进一步加强了大会的国际化特色,组织了20余场精彩论坛和各类活动。海上风电技术论坛(II)于10月23日下午召开。Aker Solutions战略部高级经理欧阳昕出席论坛并作主旨发言。
  
  以下为发言内容:
  
  欧阳昕:大家好,首先谢谢主办方给我们这次机会在这里,我非常荣幸站在这里今天跟大家介绍Aker Solutions还有我们的海上风电的一些解决方案,然后希望之后有机会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下机遇还有一些挑战。
  
  Aker Solutions我们其实已经有175年的历史,公司总部是在挪威奥斯陆,是在奥斯陆上市的全球性的公司,我们公司是在全球25个国家50个地区都有办事处,现在是一共有15000人的雇员,这个不包括我们项目上外聘的人员。
  
  Aker Solutions其实是Aker集团的一部分,Aker集团是挪威第二大工业集团,是第一大油气田服务公司,我们这个公司有一点像迷你的中海油,就是小版的中海油,我们的业务其实包括了油气业务,同时我们也做油气的设计还有建设和研发,同时我们也在南极做虾油的生产,同时也做投资服务、房地产投资。
  
  我们这个公司可能就是大家都不是特别熟悉,但是我们这175年可能是因为在175年以来,我们经历了很多公司的合并还有整合,我们以不同名字存在过,我们这些公司刚开始的时候是1841年建立了Aker公司,然后1851年建立了Kvaerner,这两个公司在2004年合并,合并之后这个名字就改成了Aker Solutions,2010年之后Kvaerner这个公司又分出去,他们是做单独的工程建设这部分的业务。
  
  我们这个公司最先开始是发电机组的,还有就是船舶的设计和建造,但是在这么长历史,我们是把水电这块技术用于油气海底的开发,同时又把船舶的这方面的技术,最后又使用到了海上,就是油气的漂浮基础、浮体的设计和建造。
  
  我们在中国其实是有很长的,跟中国是非常有渊源的,从1978年以来到现在,我们在国内已经其实开展了300多个项目吧,然后其中比较有亮点的,第一个就是三峡工程,三峡工程我们是给他们提供全套的发电机组,然后是长江江阴大桥至今也是全国最轻的大桥,我们是提供的总包服务,还有是一九八几年为中海油提供了第一个深海钻井船舶,就是这个HYSY981,这个船舶它其实比足球场大一点,它自重是3吨,能承受12吨的重量。从去年开始我们又跟中海油一起合作陵水这个项目,陵水是中国最深深海油气田开发的一个项目,我们提供所有的全套水下设备。
  
  我们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推动自身的产业转型,经常是把之前我们在原有产业的一些技术优势放到新的产业中来,这个同样也适用于风电这块。风电我们想把我们油气这方面的专业技术带到风电,特别是浮体风电的开发,这个浮体风电场就包括风机,机组这块,还有漂浮基础,然后它的电缆,海底电缆,有输出输入这些,最后还有一个变压站,我们Aker Solutions的产品除了风机这块,下面所有的我们都提供,我们的产品都包括这些,而且我们的目标是致力于全球市场,我们想在海上风电这块也能在美国,美洲,欧洲,还有亚洲,成为一个全球领先的供应商。
  
  就像之前已经提过,其实我们为什么看到海上风电开发这块,是因为我们也觉得技术现在是其实比较成熟的,而且价格随着它的规模扩大,其实也一直在下降,挪威船基社(音)他们做的估计,到2030年浮体这块的费用其实也能够降到跟现在固定基础的海上风电价格差不多,同时就随着风机的单机装机容量加大,它塔筒也会变大,同时这个对浮体基础其实体积要求也会非常大,就可能达到300米左右,像这么大一个基础的话,不是在每个地方都可以建的,这是会受到基础设施的很多限制,所以我们觉得就是如果把这个放到海上或者深远海的话,这方面的限制就会降低非常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想在海上这块,看好海上这块的另外一个原因。
  
  这个就是我们的一个产品介绍,我先从我们的浮体来说,至今我们设计的浮体占了全球60%的份额,这个主要是油气这方面,您可以看到半潜式这个也可以用在风电这块,立柱式,TLP,同时我们也做浮体大桥,还有渔业这块我们也有,这些就是油气这块的,可能跟风电现在还不是特别相关。
  
  这个是我们从1972年到现在,我们生产的浮体就是大规模的浮体,油气田的浮体已经超过50多个,第一个是1972年生产的H3半潜浮式的,挪威是1978年开始开发石油的,我们到1972年其实我们就有比较成熟的设计方案,到现在这个浮体其实我们已经做了37个。就像刚才说的中海油的981,它那个浮体就是大小的话,跟足球场差不多,而且最深作业水深已经达到3000米,而且可以钻井达到一万米的水平。
  
  这个浮体我们是全世界各地都有,这个区域包括了北极,也包括热带赤道地区,有很多地方它都是面临了极端气候的,有台风地区的,还有大西洋滨风暴地区的,水深都是在几千米,都可以达到几千米,钻井可以达到上万米。还有就是我们也提供水下的各种电缆,由于我们设计的电缆它可以附载,它可以承受浮动系统中的动态负荷,所以现在我们已经就是交付了550多套动态电缆,海底动态电缆系统,我们这个系统的话其实在中海油的陵水项目也都使用这个电缆,我们所有的海上浮力风电场也是使用的这些电缆。
  
  就是我们在美国,然后还有挪威都有自己的电缆生产商。
  
  这个是我们的海上的一些升压站,然后我们是设计建设各升压站,这个包括了固定式的,也包括了半潜的,还有就是海底水底的。
  
  同时我们一直在推动跟全球相关企业的合作,这个合作其中之一是2017年我们是跟Principle Power Lnc进行了合作,我们拥有它的股权占到23%,是它最大的股东,然后他们,我们也有他们的浮体在很多开发的风电厂还有参加的一些项目中都是用了很多他们的浮体,下面我就揭晓一下,我们现在在做的一些风电场的情况。
  
  其实我们已经做了,包括一些试点项目,然后还有成型的大一点的风电厂已经做了六七个了,这四个是现在最近的比较有代表性的,其中前两个是跟在韩国,还有在美国加州这边做的,这两个是我们有参股我们也是开发商,后面那两个是我们提供技术设计建设这块。
  
  韩国这个水深是125米到250米,加州的也是150到250米水深的地方,后边那两个机组叶片是达到190米,如果对具体的项目有兴趣可以下来找我。这个是我们合作的一个模式,是我们在加州的项目,是我们跟HUMBOLDT一起合作的,我们在中国也希望能够找到合作伙伴,一起来做很多项目,因为我们觉得合作才能带来更大的机会。最后说一下,现在随着低碳发展,大家一直在推动,新能源的发展肯定在以后会蓬勃发展,根据数据化这些技术的成熟,我们觉得这些都是养护作用,一定能为海洋以后可持续发展的海洋经济提供更多的机会,所以我们也在这个方向做了一些尝试,我们就是将风力发电跟石油生产相结合,就是用风力发电为石油生产提供电力,同时对他们的碳排放,还有就是说可以在有限的石油开采平台上可以解决他们在有限石油平台上不能建造太大的发电设备的一些问题,这个项目第一个是做的旧田改造的项目,第二个就是风电直接为漂浮钻井船提供动力,提供电力,还有就是用风力来注水到石油的下面,提高石油的开采率。
  
  还有一个最新的就是说现在在跟航运业的几个企业一起在做一个新的创新项目,就是希望,这个项目是将风电尝试拿来制氢,然后用这个来为远洋航行的船提供他们的原料,这个项目就是PPI,他们也是正在开展这个试点项目。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谢谢大家,有什么可以下来找我,谢谢。
  
  (根据演讲速记整理,未经演讲人审核)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看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