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外送通道建设等领域投资待加强_运维市场_聊市场_东方风力发电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聊市场 » 运维市场 » 正文

新能源外送通道建设等领域投资待加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03   来源:中国电力报  浏览次数:1018
核心提示:天然气储气库、燃气管道建设投资不足仍是我国能源投资短板之一 近年来,在环境保护、经济转型升级的压力之下,中国将发展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作为应对气候变化、治理环境污染的重要选择。
  天然气储气库、燃气管道建设投资不足仍是我国能源投资短板之一 近年来,在环境保护、经济转型升级的压力之下,中国将发展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作为应对气候变化、治理环境污染的重要选择。国家在政策和资金上,对可再生能源加大了支持力度,但“弃光限电”问题仍未从根本上得到有效解决。因此,在风能、太阳能补投资短板层面大有潜力可挖。
 
  “近年来,我国的能源投资方向发生了明显改变,由过去注重对传统能源的投资,转变为对清洁能源加大投资力度,特别是在风电和太阳能领域。”中国投资协会能源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张杰表示。
 
  2016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到2020年,我国新增风电装机投资约7000亿元,我国新增各类太阳能发电装机投资约1万亿元。很显然,未来几年国家对光伏的投资还将继续加大。
 
  近几年,对光伏的投资虽然在逐年增长,但投资的范围主要还是集中在对光伏电站及光伏组件方面。在电力外送通道和有利于光伏就近消纳相关产业方面的投资相对有些不足。这也是目前西北地区弃光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甘肃自然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世民告诉记者,首先,应加大对西北地区电力外送通道建设的投资力度。其次,应积极发展更多适合于光伏电力就地消纳的产业,例如光伏化工 (制氢等)、光伏冶炼、光伏农业水利、光伏荒漠治理等。同时,还应投资建设更多储能电站。
 
  令人欣慰的是,目前国家对三北地 区特高压建设投资力度正在加大,未来西北地区电力外送能力不强的状况将会得到明显改观:今年3月10日,总投资达262亿元的酒泉至湖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成功送电;2016年1月,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输送距离最远、技术水平最先进的特高压输电工程准东—皖南±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开工建设;榆横—潍坊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将于6月底建成投运;内蒙古目前列入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4条特高压外送电通道和扎鲁特—山东青州特高压直流输变电工程也正在全面建设中。
 
  另外,为了发展适合电力就近消纳的产业,甘肃在出台的《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纳试点方案》中明确提出,甘肃将通过整合现有工业领域专项资金,以产业引导基金等方式每年安排不低于5亿元资金用于工业结构调整项目建设,安排1亿元资金支持新技术新产品研发,加快发展新材料工业,延长产业链,促进甘肃工业结构调整,有效增加工业用电负荷。
 
  除此之外,新疆、青海、宁夏、内蒙古等地也正在加大对适合于电力就近消纳产业的投资力度。
 
  用天然气替代煤炭等传统能源,已经成为目前中国能源转型的重要抓手。
 
  近年来,国家陆续出台多项政策措施引导各类资本进入天然气行业,使得除传统大型油气央企以外的能源企业(主要是石油天然气)在天然气行业的全产业链发展上稳步推进。同时,随着国内天然气行业改革的不断深入,企业进入国内外上游资源勘探领域、lng采购和建设领域的限制逐渐放宽,各路资本通过不同方式拓展天然气产业相关国内、国际业务。
 
  北京师范大学能源与产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林卫斌表示,当前,天 然气储气库、燃气管道建设投资不足仍是我国能源投资短板之一。储气库投资成本十分高昂。例如,资料显示,中石油呼图壁储气库的投资达110亿元,中石油相国寺储气库建设投资成本高达144亿元,企业因此缺乏投资建设储气库的动力。据有关人士统计,2010年以前投运的储气库单位工作气投资成本普遍在每立方米2.0——2.5元,其后成本都在每立方米3元以上,拟建设和新规划的储气库单位投资成本最高达每立方米10元,已经超过LNG接收站储备的投资成本。林卫斌说,补短板要更加精确计算经济社会价值,并基于制定财政补贴政策,使得补短板能真正体现其经济社会价值。
 
  此外,当前我国城镇化水平仍然偏低,新型城镇化建设对天然气的需求将不断增长,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将积极促进天然气利用。例如,在天然气管网未覆盖地区推进液化天然气、压缩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直供,保障民生用气。记者了解到,“十三五”期间,我国城镇化率目标为60%,城镇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每年将增加相当于8000万吨标准煤的能源消费量。张杰表示,建设新型城镇化同时要进行电力、供热、天然气、制冷系统建设,带来了巨大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在张杰看来,国家新型城镇化建设中,对能源基础板块的投资涉及到能源的基础设施和管理,从这一发展趋势看,未来会涌现出一大批能源综合运营商。
 
  能源的发展离不开新材料,新材料的发展离不开能源领域的变革。未来,我国将推进能源与信息、材料、生物等领域新技术深度融合,统筹能源与通信、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构建能源生产、输送、使用和储能体系协调发展、集成互补的能源互联网。张杰表示,中国在能源创新和能源科技的投资非常薄弱。他建议集中一批涉及到能源创新的企业和高等院校,在研发能源相关的新材料方面加大投资力度。
 
  “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基础设施的投资,也是未来能源投资的一个重要方向。”张杰告诉记者。“中国企业拥有领先的能源技术可以向沿线国家输出,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主要倾向于能源等领域。”张杰说,不仅是传统化石能源走出去,新能源也要走出去,特别是“一带一路”的能源基础设施投资,把中国的经验输送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中也蕴含着庞大的投资机会。